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迷了吧!這是正經守墓? txt-第五十四章:白毛旱魃

迷了吧!這是正經守墓?
小說推薦迷了吧!這是正經守墓?迷了吧!这是正经守墓?
唰唰唰!
众人迅速倒退,更是直接举起了手里的机枪,黑色的枪口对准了水面。
噗通!噗通!
两个毛茸茸的圆形东西突然从水底浮了上来,就在众人高度紧张要扣下扳机的时候,易小六突然大吼一声:“别开枪!”
这是两个人的脑袋,其中是一个长发,盖住了前面的整张脸,浑浊不堪的水顺着长发流下来,另一个是寸头,大家刚好可以看清他的脸。
陈木榆对着岸上的人骂道:“看啥呢?还不快点给我拉上去!他娘的,差点淹死我!”
易小六走过来,两只手伸了出去,一个用力,就将陈木榆和裴姑姑两人从水中拽了上来。
两人早就已经没了力气,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陈木榆上半身的衣服早就没了,露出了胸前的腹肌,而裴姑姑就剩下一个小吊带。
程小染连忙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套在裴姑姑的身上,看着小脸儿煞白的两人问道:“这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刚刚大家睡觉的时候你们就不在了。”
“我俩还想问你们呢……”
裴姑姑咳嗽了一下,上气不接下气,可见他俩在水里呆了不短的时间。
陈木榆终究是个男人,体力自然是比裴姑姑好一些,休息了一会儿后直接朝着易小六说道:“六爷……你们走了怎么都不叫上我俩?我俩醒过来一看你们居然都不在了……而且还碰到了鬼手贝,差点就死在里面了。”
他越说越委屈,可是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自家六爷会抛下他。
“刚才我们所在的墓室有机关,你俩睡着的地方和我们不处于一道机关上,所以这才分开了。”
易小六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王庭和陈云走上来,直接问陈木榆:“我们的装备呢?你俩带来了么?”
“呸!那么多装备,累死我俩也背不动啊,而且鬼手贝差点弄死我们,我还有心思管你们的装备?”
回想起刚刚在墓室里发生的一切。
他俩醒过来的时候,所有人都不见了,只有留在原地的装备,在墓室的正中央,更是突然多出来一个棺椁。
本来他俩不想碰的,可是那个密室实在没有出路,继续留着只会等死。
可谁知道陈木榆打开棺椁后,居然从里面跳出来个东西,因为只有两把手电,他根本看不清那是个什么东西,和裴姑姑两人胡乱的开着枪,不小心撞上了墙上的机关,脚下突然出现一个大洞。
两人快速的在洞里爬着,可谁知道下面居然是水。
上面是不知名的生物,下面是深不可测的水,最后两人将身上的外套脱掉,闭了一口气就游到这里来了。
陈木榆说到这里时,还把手伸给易小六看了一下。
“我就看到那东西是个长着白猫的小手,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整了半天你就看到个手啊……就把你吓成这样。”
陈云冷笑着。
易小六却是神色极为凝重说道:“幸好你俩跳入水里了……那是白毛旱魃,很难杀死……而且唯有砍掉它的头才能彻底杀死。”
卡徒
旱魃……
旱魃为虐,如惔如焚,这是诗经里的形容。
当众人听到这个词的时候,就连一旁的费国生也神色变得格外凝重,忧心忡忡的盯着再一次恢复了平静的水面。
“那东西……会不会从水里出来?”
费国生说道。
众人随着这句话再一次的举起了枪,对于旱魃会不会游泳这件事儿,易小六也不清楚。
就在此时,水池里再一次的不平静起来,大量的水泡升腾上来,速度极快。
大家生怕是白毛旱魃追过来,站成一排紧紧地贴着墙,枪口指着水面。
“呸!”
陈木榆对着地面啐了一口:“那东西要是还敢来,我非要干死它!”
显然,他动怒了。
轰隆隆——
突然的异响吓了大家一跳,七八个旋涡迅速旋转起来,水位也在急速下降,一跳石阶也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里。
石阶盘桓向下,下面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呖!”
一声刺耳的尖叫划破墓室,众人迅速扔掉手里的枪捂着耳朵,痛苦的在地面上打滚。
易小六握紧玄铁短刀,双目眯成一条细缝,只见一个白色如猫大小的东西突然从水池里跳了出来,直直扑向南宫玲。
他脚掌点地,身子如弹簧般的射了出去,玄铁短刀在空中一划,借着矿灯的光,众人只看到一道冷光划过。
啪嗒!
白毛怪物尸首分离,分别掉在地上,不等大家回过神来,只见大量黑色雾气从尸体散发出来。
“这是尸气,有毒!”
易小六一把捞起还没回过身来的南宫玲,招呼着大家一起顺着石梯下去。
“这下面是什么还不知道呢,这样贸然下去真的行么?”
费国生显然还有疑虑。
易小六冷笑,“你要是不想被毒死,你就留在这里!”
其他人不敢耽搁,哪怕下面有危险,也比被毒死了强。
众人一个搀扶着一个顺着石梯走了下去,原本还有疑虑的费国生,也不再废话了,只好跟上大家的步伐。
大家快速的向下跑去,这里的空气本就有限,一旦全部被污染前还没逃出去的话,恐怕真的就要以这么憋屈的死法死在这里了。
易小六的速度极快,水位还在不断下降,足足有十几米高。
到了这里,易小六这才停下脚步。
程小染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怎么不走了?”
“已经安全了……一个白毛旱魃体内的尸气,还不足以污染到这么深的距离。”
易小六松了一口气,看着大家都还算是比较好的状况,这才坐在了地上,看着一直被自己牢牢抓住的南宫玲问道:“怎么样?有受伤么?”
“没……刚刚谢谢你了。”
南宫玲将自己的手掌抽了回来,刚刚虽然捂着耳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白毛旱魃突然的尸首分离,想必也是他的杰作了。
难道刚刚,他又救了自己一命么?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她真的快要记不得了。
“谢谢你……”
南宫玲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