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農家喜事:開礦嬌妻福氣滿滿-第九十二章 試器讀書

農家喜事:開礦嬌妻福氣滿滿
小說推薦農家喜事:開礦嬌妻福氣滿滿农家喜事:开矿娇妻福气满满
他拿的是是柄鬼头刀,也是一把好武器!
张笑笑看着他往手心里吐了两口唾沫,振臂挥退所有人,之后才握紧手里的刀柄,大喊着朝偏大的精铁,用力砍了下去。
“咔嚓——”
鬼头刀居然直接裂开!
老将军的鬼头刀可是用天山寒铁所制,是他们当中最为坚硬的一把兵刃!
士兵们瞠目惊舌,一点也不敢相信!
就连周见深,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桌上的两块精铁,心中有了一个想法,要是将它们制成兵器的话,一定会在战场大放异彩!
“我来!我不信邪!”
又一个武将站了出来,他认为是鬼头刀用的时间久了,所以才会一击就败。
然而他拼尽全力,却是只把手中的剑断成了两段,不仅如此,强大的剑气,还把他给震慑地后退了几步。
武将们拿着刀上前去,想要硬碰硬。
可精铁身经百战,却依旧毫发无损!
而旁边,堆放着许许多多断掉的兵刃,唯一还算完整的,就是老将军用的那柄鬼头刀了。
从他们脸上,张笑笑看到了浓重的心疼。但更多的,还是对精铁的渴望。
片刻的静默后,老将军作为代表,率先开了口。
“它们的威力,我们已经见识到了,也愿跟张姑娘做这笔生意,只不过,价钱能否再酌情降一些?给将士们补完军饷后,我们手里剩下的银钱,实在是不多了。”
张笑笑万万没想到,他们还要负责给手底下的将士们补军饷。
偌大的朝廷,该不会养不起这些将士吧?
张笑笑有些担心自己的未来了。
她的本意可是要把生意做去京城,直接跟那些京官或者九千岁合作的,危是危险了点儿,但利润高啊!
可现在看来,貌似现实和她预想的相差甚远啊。
看着他们一个个渴望又带着哀求的目光,还有桌上成堆的废铜烂铁,张笑笑又实在不忍心拒绝他们。
可现下开出的价钱,已经是最低了,再往下降,岂不是逼着她做亏本买卖。
思虑再三,张笑笑还是心一横,直接道:“这样吧,你们所有人加起来,给我五百两就成,实在不行,也可以先欠着,何时手头宽裕了,何时再补上就是。我也不全指望着这吃饭,不着急的。”
将士们一开始看着她的脸色犹豫,还以为这笔买卖要凉了,没成想,张笑笑居然这么通情达理!
许是被突如其来的好事砸昏了头,众人一时也不知该作何反应了。
老将军这下是彻底认定了张笑笑,直接拿起纸笔立下了字据,还主动将数额提高到了一千两!
张笑笑一愣,看着老将军以及将士们看向她的眼神里充满着感激,她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
银钱固然重要,但很多时候,更难得的还是人脉。
现在她对这些人有恩,日后这些人也一定会帮助她的!
借着这个机会,张笑笑也是直接提出了自己的诉求。
“我想要个地方和炉子,给锻造精铁专用!”
听了她的诉求,老将军第一个应了下来,爽朗的笑声登时响彻整间书房。
“除了地方和炉子,若有别的需要,张姑娘也可随时来找我,只要是我能办到的,必定全力以赴。”
张笑笑展颜而笑,躬身行了个大礼,并在字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摁上了鲜红的手印。
“炉子的具体样式,我一会儿就给您画出来,锻造精铁的地方也容不得马虎,需得完全与世隔绝,最好,还是个山洞,如此一来,会更安全。”
老将军再次摆手。
“没问题!等我回去,立马派人去找,保证用不了多久就能有线索……”
话音未落,张笑笑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随后笑着补充道。
“差点忘了,还有最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跟周家有半分关系。他们是他们,我是我,如果他们也想锻造精铁,可以另外找地方,但绝不能和我挨着。”
仙 魔 同 修 漫畫
这次,老将军有些犹豫了,一会儿看看面色不虞的周棣,一会又看看沉默不语的周大公子,很是纠结。
张姑娘此番,不是逼他做那不仁不义之人嘛!
这件事毕竟也和周见深有关,自然也就和周家的利益挂钩,可是张笑笑却不让周家参与!
没想到周见深点了点头:“就按她说的来!”
老将军这才果断地答应。
事情都办妥了,张笑笑也不打算再待下去,拿上属于自己的那份字据就要离开,然而那群武将却拦住了她。
“张姑娘,这天色已晚,你又是姑娘家,走远路实在不安全。”
“是啊张姑娘,咱们兄弟几个都很欣赏你,还想跟你多说会子话,找个地方吃口饭呢,你要是就这么走了,等咱下次碰面,又不知得到何时了。”
“咱们都是带兵打仗的大老粗,除了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也说不出多好听的话,但咱们能保证,字字句句都饱含真心,你好歹,也给咱们个面子啊。”
张笑笑一时间有些无奈,求救般的看向了郑大人。
“好了好了!”
郑大人连忙冲上去给她解围,叉着腰挡在她面前,皱眉道。
“笑笑也没说要走,你们一个两个都激动个什么劲!赶紧都给我散开,一身的汗臭味,也不怕熏着她!”
紧接着,他就变了张脸,转身对张笑笑道。
“我在外面的福隆客栈,有间固定的厢房,每日都有专人收拾,床铺也是一日一换,干净的很,你看……”
“行,有劳了。”张笑笑点了点头。
等他们相继拐过月亮门,周棣才举步上前,负手站在周见深身边,没好气的斜了他这“望妻石”一眼。
“你这是给自己找了个小祖宗啊。这丫头脾气倔,性子烈,恨不得一把火就能点着,你确定压得住她?”
周见深眸光微闪,淡淡收回视线。
“您误会了,我跟她的关系,并非您想的那般。”
“你啊,打小就嘴硬,二叔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