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人間華夏史 愛下-九世之亂.早商時期展示

人間華夏史
小說推薦人間華夏史人间华夏史
商戎在雍州之地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战争。
良辰佳妻,相爱恨晚 倾歌暖
东南方青徐扬荆四州的东夷族的部落方国听闻黎王后裔率领大军归来,正在与商朝角力,难免起了些小心思,有人想反商复黎,得勤王之功;有的人想让二者两败俱伤,自己渔翁得利…
青州一霸黄禄氏曾是九黎之一,在情感上是亲近黎朝的,可是之前同样是九黎之一的赤巨氏因为对商王命令爱答不理而被削弱得不成样子的事历历在目。若是没有完全的准备,没有确定商朝是否虚弱,黄禄氏是不敢打出反商复黎的旗号的,进攻商朝的。
故而黄禄氏仿照商汤的办法,试探商朝当前的国力。
中丁六年,蓝泉氏(在商朝称为蓝夷)受到黄禄氏暗中指示,公开反对商朝统治,进攻商人聚点。中丁迅速出兵,在济水以南,以凌厉的攻势击退了蓝泉氏,让黄禄氏深知时机仍不成熟,还得进一步削弱商朝。
中丁十三年,中丁在艰苦的行军中死去,当时是太子年幼,然西北前线告急,其弟卜壬(名为发)不顾之后非议,强行继位为王,主持国防大事(注1)。
黄禄氏得知后,两眼一转,让蓝泉氏派使者前去邳国。
商朝建立后,邳国国君之位被仲虺的后代所把持,与薛国是血缘上的兄弟国,初时也与商王室的关系很好。但商朝已经百年,亲情早已消逝,只剩下了利益的纠葛。
使者按照黄禄氏的交代,对邳候(注2)说:“听闻邳候祖上乃是商汤时赫赫有名的左相仲虺,但为何如今邳国声望不显?甚至在一些事务上还要让步于薛彭二国?薛国可以不谈,但为何听从于彭国?这并不对啊!如今让邳国强大的时候来了!若是邳候愿意接回北巡的黎王,那您就将是新黎朝的仲虺啊!不~黎王他不会像商汤那样吝啬!会让您比仲虺还要高贵!将州牧之位交于您啊!”
邳候被说得意动,使者趁热打铁道:“您也知道雍州战事的,商军在那节节失利,而青州的黎人是怀念黎朝的,蓝泉不过只是率先起义的,等到商军压制不了青州,东西夹击,商朝必亡,而后就是清算之前叛黎的人了啊。”
邳候惶恐万分,急忙拉着使者的手,让他告诉蓝泉氏自己愿意听从他的安排。
黄禄氏在蓝泉氏听了此事后,微微一笑,暗想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
他让邳候告知姺候,自己愿意与姺候站在一起,共同反对卜壬,拥立中丁之子继位。
姺国,是当时有莘氏因勤王之功获封此地,从而建立的。姺人通过伊尹与联姻,成为了商王的附庸,是商廷中的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特别需要说下的是,姺人拥护商王室,但只忠于商汤及其直系后代。而如今卜壬不顾继承法,强行继位,让姺候多有不满。而且幼主继位,更容易让权臣获利。
故而姺候一听使者之言,便痛快地答应了邳候。
卜壬二年一月,姺邳二国发动叛乱,卜壬召豫徐二州之兵平叛戡乱,但效果不是非常显著,徐州与豫州东部缓慢地沦陷。
卜壬十五年,卜壬病故。
当是时,其弟子整在国都不远处抵御姺人,此前曾多次瓦解他们的进攻,在军中有很高的威望。
子整听闻兄长病死了,随即发动兵变,高举赤旗,班师回朝,以之前卜壬的理由,披上了象征王位的白袍,是为戋甲。
姺邳联军听闻此等变故,认定现在商廷混乱,守军空虚,于是发动了全面进攻,目标直指商朝首都——嚣。
G.I. Joe
事情果然如他们所料,前线商军果真不敌姺邳,步步后撤。
还没来得急整顿国事的戋甲听闻了前线变故,不得产生了些许慌乱,而后迅速冷静了下来。
他命令商军放弃坚守,将叛军放入王畿。
此等王令下达,让将领们十分疑惑,不过戋甲威望还是让他们暂时按下了心思,照做了。
至此,姺邳联军在王畿之内宛如无人之境,没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就顺利地逼近了嚣。
联军的指挥官非常高兴,仿佛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浑然没有发现自己正在孤军深入,没有后勤补给。
抵达嚣附近后,联军没有停歇,贪功冒进的指挥官立刻开展了攻城战。
士卒虽然疲惫,但士气正盛,没过多久就攻破了城门,开始与商军进行惨烈的巷战,顿时嚣城内一片火海。
经过一天的奋战,商军撤出了嚣城,联军指挥官还没来得及高兴,就有人来报,后方出现大量商军切断了联军的后路,并将嚣城团团包围,联军指挥官脸色瞬间白了,赶紧命令军队突围。
我在末世有个庄园
可是伤亡惨重又疲惫不堪的士卒哪能抵得过养精蓄锐的商军呢?迅速败下阵来,退守嚣城。
姺邳二候见联军被围,火速召集各地守军救援,但被戋甲打退了。
十几天之后,眼见援军迟迟没有抵达的联军指挥官,最终顶不住压力,宣布投降,戋甲由此重创了叛军,叛军无力扩大战果,全线收缩,而戋甲借此整顿国务,双方就此偃旗息鼓,让黄禄氏十分生气。
不过嚣在此战后受损严重,让戋甲不得不考虑起迁都事宜。
戋甲元年年中,戋甲正式将都城从嚣迁到兖州的相。
仓促建立的相都始终比不上曾经繁华的嚣都,某一日戋甲有感而发,创作了《西音》,抒发自己的思乡之情。
莫小淘 小说
戋甲三年,戋甲命令大彭国趁虚而入,即刻出兵攻打邳国。蓝泉氏急忙救援,可是援军未到,邳就沦陷,大彭氏诛杀了邳候,灭亡了邳国,薛国在徐州的掌控力削弱了一分,这一天黄禄氏家中频频传出怒吼与陶器破碎的声音。
戋甲四年,戋甲为杀鸡儆猴,出兵征讨蓝夷,大获全胜。戋甲令蓝夷剩余人西迁至渭水流域,也是今日的陕西蓝田。
戋甲五年,班方在黄姺氏的逼迫下,与姺国约盟。戋甲听闻了此事,于是命令彭伯、韦伯率军征讨班方,班方臣服。
戋甲这时却对姺候采取了缓和的态度,给了他台阶下:只要姺候重新归顺商王朝,纳贡称臣,那么他戋甲就会将中丁之子过继进来,并立他为太子。
姺候一听,心想还有这等好事?便感恩戴德地同意了戋甲的请求。
至此,历时多年的邳姺之乱就此平定。
但商朝的心腹大患并不在内部,而是在外部,只要雍州战事一直持续,内部的骚乱迟早还会来的。
戋甲七年,盘龙城遭到沼泽另一边的黎人遗民进攻,守军成功将其击退。
戋甲八年,黄禄氏支持扬州西北部的黎人进行暴动,但是被迅速平定。
鬥兒 小說
戋甲十一年,北漠联军突然向着冀州南部发起了一次大规模进攻,要知道那里山地众多,并不适合骑兵行动,但戋甲已经顾不得多想着背后的原因,亲自领兵驰援冀州。
在两军鏖战之际,土氏方国的军队突然从背后袭击了商军。
原来土氏一直以来记恨着蓟氏,记恨着商王,记恨着蓟氏夺走了他祖上的位子,记恨着商王一直以来配合蓟氏暗中打压土方。
几月前,骥孥对土氏表达了亲近的意向,并许诺了冀州州牧之位,土氏自然是欣然答应,与其一同谋划了今天这场战争。
双方前后夹击下,商军大败,戋甲战死沙场…
噩耗传入国都后,朝堂震动,众多臣子请求放弃当前国都,前往安全的梁州。
还没正式继位的太子祖乙(名为滕)一听,怒斥群臣懦弱,大声叫道:“大商只有赤骨魂,没有亡国奴!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随即脱下用来哀悼戋甲的赤衣,重重地摔到地上,而后披上御驾亲征用的白色战袍。
祖乙怒气冲冲地指着地板,不知是对着群臣,还是赤衣,高声宣布自己将亲征冀州,并大喊道:“这赤色是那些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英雄抛头颅,洒热血而染!
此等衣物绝不是某些吵着闹着要跑的怂鬼可以侮辱的!
今日吾要身着白袍走上一遭!再身着赤衣,携胜利之师凯旋!
若是我没有归来,也不需要你们哭哭啼啼,为我举行葬礼!”
此言一出,那些投降派的臣子被骂得面红耳赤,而强硬派的多候贵族们十分激动,纷纷表示要跟随祖乙,与骥孥决一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