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重歷戰爭年代-第三百六十九章 安排

重歷戰爭年代
小說推薦重歷戰爭年代重历战争年代
自己没有说话,而是看向老葛同志。人家耸耸肩说道:“我纯粹就是为了来过节!以后加盟共和国没有直接对外借贷权利了。”
獲得主角能力的我只想過平凡生活
伍迪继续说:“我就是来送信的,你们商量,等圣诞节之后,我再来问你们的决定。苏联给了半吨的鱼子酱贸易额度,随便给你们带来了一些。”
姥爷喝了口酒说:“治乱,运也!能帮就帮一把!”
借力看来是相互的!点头答应姥爷,说道:“饭后,你把名单给艾萨克,直接回家过节。鱼子酱不卖了,节前给高层分分,算是礼物吧!留一些春节前给到亚洲和其他方面。”
过节过的就是孩子们的快乐,和大人看着孩子们欢乐的欣慰,快乐总是在你意犹未尽的时候过去。老葛同志果然是专门来过节的,摆摆手潇洒告辞。自己送走依依不舍的千代,圣诞节所有节目算是过去了。
节后伍迪到了,自己和艾萨克要先处理贷款事情。艾萨克给出的额度限制是两个亿美元,而伍迪觉得少了,而且强调这次政府给出的利息相对高一些,其他的条件能够给贸易带来好处等等。
艾萨克不为所动,给出理由很强大:“伍迪,经过你的手借给英国、法国和苏联的贷款快达到5亿美元了,能够给你的他们已经给了,再多会让人家记恨的。再说,有些贷款已经到了还款期了,按照他们现在情况看,你觉得他们会如期还款吗?你打算如何收回?”一句话就把伍迪怼住了,看表情还是不太乐意的样子。艾萨克继续说道:“本想只出一个亿美元,考虑你可能会答应过别人什么,为了不让你太难看,才安排两个亿额度。其他资金我都有安排,一段时间内我无法给你提供资金支持。”
伍迪脸上发黑了,不甘心问道:“李先生,您什么意见?”
从那个方面讲,资金必须支持艾萨克,却不想参与给他们评理。“伍迪先生,有个问题询问一句!”
“请讲!”
“是不是存在这样一种可能,欧洲一些老牌财团和贵族,存有借机试探你家底的意思在里面?虽然战争期间,你和他们是朋友,战后则不一样了,我们有可能是人家的商业对手的!你知道,每届政府都和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和美国的大财团也有着说不清楚的关系,是我们比不了的!”伍迪显然没有想过,愣住了!
不等伍迪反应,艾萨克直接站起来说:“太有可能了,我原来只是想伍迪过多暴露资金情况,对他的安全不利!没有想这些!”说着直接挂通电话下命令:“是我!停止黄金交易。……对!下午我过去详说!”放下电话说:“这次额度我决定最高是一亿五千万,再降多少,你们商量。”意味深长地对伍迪说:“伍迪,周老先生对我说过‘小财靠勤,中财靠德,大财靠命’!今天我把这句话送给你!收敛一些,如果我们两个不是命好碰上李先生,现在我们还是穷人!你们谈,我要去研究所,盯着这件事情!”
情绪芯片
重 返
“艾萨克先生,只是我的猜测而已……。”
艾萨克截住话头说道:“李先生,我们三个都不是绝顶聪明之人,我们能想到的,说不定人家已经开始做了!”不由分说,匆匆而去。
沉思良久的伍迪,叹口气说道:“李先生,您说的情况是都有可能的,最近有些朋友,的确对我过于热情了、关心了。李先生,我应该怎么做?”
“没什么,我们不要吓唬自己。即便是真有其事又怎么样,无非就是在某些地方吃些亏罢了,反而让我们清楚了对手是哪个!他们不动作,我们反而要特别小心,艾萨克先生担心你是有道理的,一个是提高你自己护卫和警戒水平,要不自己选择一些,要不我安排!”
“还是我自己安排吧!”
“不要把你的详细行程透露给别人!你的流动资金不能用于贷款项目,这是艾萨克的业务范围。到期贷款收回问题,不答应对方改变合同内容。可以以新的贷款合同暂时弥补,也可以转为这次贷款一部分。他们也可以拍卖一些资产的,我们参与我们感兴趣的,不承诺一定要拍得!具体的你和艾萨克商量,让他做决断!”
“我知道艾萨克对我是关心的,只是……,唉!”
“他就是不顾及别人的自尊!”自己接口说:“他连我的面子也不给的,刚才要走都拦不住!唉!无可奈何啊!不知道铁姑日子是怎么过的!”
两个对着摇头,又觉得好笑,不免大笑起来。自己说道:“你处理好了,回这里,我有事情需要你帮忙。”
赵含弘现在已经是有“官身”的人了,官称是“联合国国际儿童紧急救助基金会中国区域专使”。捐献了50万美元,人家很“大方”拨款5万美元用于救助中国儿童。还不错,给一美元也得要不是?安排刚刚从纽约家里过了圣诞节的赵含弘去中国了。
和爷爷、姥爷请示以后,:“这次先到香港,看看威堂哥救济灾区群众情况,为那里的儿童尽份心力。核查之后,你留在陕西和孤儿一起过春节。不能回家过春节的事情和你父母沟通好。”
赵含弘笑道:“我父母这里没有问题,郑文娴想一起回去看看!”
自己摇头拒绝道:“她不能去,这次你有联合国名头,不用她出面。主要是现在国内战火连天,担心她给你惹祸!你不好拒绝的话,推到我这里来。这次无论什么原因,你对国内情况都一概不理会!我和二老说好了,就用他们的专机,带好护卫,不可大意!”
“好的,李先生。我安排照会国内政府方面,等艾萨克安排好了人员,我就启程。”
劍魂
过了小年伍迪就回苏黎世了,准备在一起庆祝中国春节。三个人碰了一下情况,基本情况就是对方这次堂堂正正的,为了欧洲民众度过寒潮,降价销售食品物资。品种和范围都是伍迪所经营的东西,其他的当然没有降价了,甚至还有所提价。
伍迪安排公司随着降价,现在是已经达到了无利价格了,说法继续降价,伍迪回来,主要是商量此事!艾萨克的意见是,我们自己充足,奉陪到底!伍迪的意见是,不和别人打价格战。我心里清楚,这种事情必须是自己来决策。听了他们的辩论和各自理由,自己也有了基本想法了。于是说:“我倾向伍迪的观点,欧洲市场很大,我们即便能够赢了全部,也无法守住。实际我们现在的份额也偏大了,份额多多少少,起起伏伏是生意的常态,不足为奇。《战争论》里有这样一句话,‘有一种胜利叫撤退,有一种失败叫占领’。我们采取几个措施,一个是维持现在价格不变,一个是发挥我们库存能力,卖不掉的储备起来。减少运往欧洲的货物,改运往中东市场,远东市场。艾萨克的说法是对的,我们不能只挨打不还手。所以,三是要赞美对手,暗中让记者大肆宣传他们公司,宣传他们仁爱之心。”
“李先生,这就是他们的目的所在,不是在帮他们吗?”
“对的,就是帮他们!欧洲战后重建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们坚持微利策略就是要保持长久的、持续地支持欧洲重建能力,他们做他们的,我们做我们的。‘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我们借着机会看看,我们都有哪些对手,他们的底蕴如何,做事的底线如何。想办法让他们坚持再久一些!艾萨克先生,我们的报纸现在怎么样了?”
“改组了,现在叫《环球商报》,新雇佣了一百多个记者,开始陆续派往各地,同时申请筹建环球商业广播电台。李先生意思?”
我捡了只重生的猫
“参与报道,跟踪报道!雨果曾说,‘哪里有阴影,哪里就有光’,我们报道‘光’的方面,把‘阴影’部分让给别人报道去。要赞扬公司,还要赞扬公司背后的家族和财团。”
“李先生,我明白了!我通知报社安排。”
伍迪也高兴了,说道:“我也马上去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