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赤俠 線上看-138 燕玄辛展示

赤俠
小說推薦赤俠赤侠
来者一身黑雾缠绕,然而大概是知道魏昊有看破迷障的异瞳,于是摇身一变,现出了人形。
魏昊低头看去,见是个浑身黑色劲装的女郎,只是眼角嘴角都有伤痕,瞧着还挺新鲜的……
“哈哈, 你这跟了我们一路,不是北飞走了么?怎地还敢来我这里现身?不怕我捉了你严刑拷打?”
疯狂嘲讽的魏昊下了马来,绕着女郎转圈圈,“姑娘,你怕是办事不力,被你的上司教训了吧?那大一点的鸟儿, 可是你的上峰?”
“那是家兄。”
这女郎倒也爽直,眼神却是桀骜不驯, 抬头看着魏昊:“你不杀不吃人的妖精,我不怕你。”
“谁告诉你我不杀不吃人的妖精?”
魏昊手架在马鞍上,侧身看着她道,“我是杀吃人的妖怪勤快,可不吃人的妖精要是犯在我手里,不让我痛快,我还能让它痛快?”
“……”
“你涉世未深,也没正经闯荡过,小小年纪, 还是回家去吧。”
挥了挥手, 魏昊让这黑鸟妖赶紧走。
“我立有大志,当建不世之功!”
“有志气, 我欣赏,好了赶紧回家吧, 努力修炼, 将来成为一代妖王。”
“……”
这女郎很是倔强:“在燕山学不到什么, 他们只知道寻找机缘,寻找帮手, 就是不知道自强自立。我们几个跟了你一路,别家我不知道,但我看得出来,跟着你能学到真本事。”
“我有一套自悟的气血战法,唤作‘烈士气焰’,杀意战意随着气血爆发,可以不惧法力伤害。你可愿学?”
“……”
女郎一脸无语,心说这玩意儿让她炼了,大概是早上炼的,晚上走的,明年就能七坐八爬……
她是妖精啊,学你这神通,不是自寻死路?
“不学?那也没关系。”
魏昊一脸淡定,“我还有一套《吉米多维奇数学分析习题集》,学成之后,包你考上明算科状元,连中三元根本不在话下,功名加身、众望所归, 能让你于沙场之间越战越勇,气力无穷、法力无边。你可愿学?
“……”
女郎脸都黑了,心说她一个女妖精, 去人族王朝考个状元?
真要是去这样干,兴许早上考的,晚上被烤的,一年之后应该能扶墙走路了。
“我还有阴阳灵火入眼,可修炼异瞳,断真假、辨是非,堪破一切障眼法。你可愿学?”
“……”
这女郎气得胸脯起起伏伏,她倒是想要这等神通,可那事涉英灵,她要是“阴阳灵火”入眼,兴许早上炼的,晚上……没有什么晚上了,天天晚上,而且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晚上,反正都看不见了。
魏昊见她气得不行,便道:“你这也不学,那也不学,还是赶紧回家去吧。”
“我不走,之前监视你阻拦你的去路,我可是最后一个才走的,结果回去之后,还被抽了几个耳光,竟是将罪过扣在我的头上!跟那群蠢货,没什么好说的,与其成日里钻营,倒不如跟你学自强的心性。”
“唉……”
魏昊叹了口气,“我说这么多,其实就是一句话,信不过你,让你知难而退。”
“我有情报,你就不想知道谁阻拦你的吗?”
“想也不想,但硬要说的话,没那么想知道。”
“为什么?你就不想报复?”
“不必急于一时,反正加害我的,都得死!”
此言一出,魏昊神情陡然变得残暴,让鸟妖吓了一跳,情不自禁就要振翅高飞。
她是彻底豁出去了,这才忍住了逃跑的冲动。
那一瞬间的杀气,真的是吓死个妖。
心脏狂跳,鸟妖两条腿已经彻底不听使唤,一直在发抖。
魏昊见她竟然没有飞走,倒是赞许地点了点头:“也罢,你交代几个事情,我要是看得过去,便让你跟着,也让你帮忙传递消息。”
“一言为定!”
“我一个读书人,骗你一个妖精干什么?”
“我家里都说读书人的嘴,生来就是骗鬼……”
“你家学不错,要谨记家训啊。”
“……”
这鸟妖彻底搞不清状况,魏昊的行为,让她觉得很困惑。
不过管不了那么多,她虽不是绝顶聪明,但也不傻,魏昊过五关败六将,皆跟智慧勇气有关,跟着学准没错。
“先自报家门。”
魏昊看着鸟妖,如是说道。
“我乃燕山火部之家,燕氏名玄辛。”
伊藤润二人间失格
“燕玄辛?”
这名字听着就不婉约,很有猛男的意味。
上下打量燕玄辛,见她英气逼人,眼神凌厉,竟是比鲸海三公主还要有锐气一些。
“正是。”
燕玄辛冲魏昊抱拳行礼道,“我家祖上曾在大唐朝为神明,决计不是什么没根脚的妖魔。”
“般若寺一系列关卡,是谁的指示?”
“叫什么不知,但感觉是个老鼠精,拜在大智慧菩萨门下,有沟通大智慧菩萨之能,在燕山大军之中,很有地位。”
“叫什么都不知道,还能很有地位?”
“只因它财雄势大,燕山大军的开销,它管着一小半。”
“唔……”
魏昊有些惊讶,他是知道燕山那里开启了战事,飞熊军久战不下,所以龙骧军被调动过去增援,之后就发生了巫三太子再次攻打五潮县的事情。
一环扣一环,里面有多少奇谋,他是真的很难看破。
不过反正他也懒得看破。
“你吐露军情,不怕连累家族?”
“秋冬时节,我家举族都要南下越冬,总不能为了别人的千秋霸业,全族都得冻死吧?”
“哈,有道理。”
燕玄辛又对魏昊说道:“这次天变,其实引来了不少麻烦,原本飞熊军都要吃个败仗,可突然天赐流光,飞熊军多人实力大增,不但没有吃败仗,反而小胜一场。”
“噢?居然是这样?”
“是的,所以燕山军中,都在议论天赐流光一事,大夏的国运是在衰退了,但是无用,强者反而变多了。因此燕山早就起了分歧,当然也不是最近才有的,很早就有妖王另有想法,比如建立妖国魔邦,效仿大唐圣王百官建制。”
“想法不错。”
魏昊点了点头,“久而久之,的确能壮大妖魔。”
“可惜无用,更多妖王只想劫掠一把就走,人间快活几百年就行了。我家老祖思来想去,觉得这样没有前途,早晚自取灭亡,倒不如重新谋求人间神位。大夏现在国运衰退,说不定就会有新朝建立,到那时,只要有元从之功,封神一事唾手可得。”
“然后就来恶心我?”
“阻拦你的缘由到底是什么,我并不知道。不过我家老祖听说你一人独斗三妖王,便想着你未必没有成就大业的可能。我后来想着,若是跟你学本事,就算你不能成就一番霸业,却也一定名传千古,总归是不会错的。”
明明身材纤细,但燕玄辛语气坚决,能感觉出来她是个敢拿主意的。
“你很有想法。”
魏昊竟是对她欣赏起来,于是道,“也就是说,你燕氏其实在燕山已经萌生了退意?”
“不错。现在就算败了飞熊军又如何?燕山群妖没有大志,只想着快活几年,早晚还是要被清算的。不效仿人族站稳脚跟长久发展,那也没办法了,还是依靠人族传承千秋更稳妥。”
“不过也没有那么坚决,否则来的不会是你,而是你的兄长。”
“……”
燕玄辛情不自禁捂了一下脸,想来就是被抽耳光的地方,沉默了一会儿,她才道,“我那几个兄长也是不足为谋,竟是想着借机修行,却也不想想,你想着利用燕山群妖,燕山群妖何尝不是利用你?这种互不信任的算计联合,能有什么好结果。”
“可惜,你的兄长已经鬼迷心窍,一门心思想要取巧走捷径。”
想也能猜到是个什么情况,魏昊便道,“也罢,你留下就留下吧,不过我真的教不了你什么,我本人并不修法术,还不如我家客卿。”
狗子嘿嘿一笑,露着狗头冲燕玄辛吐着舌头道:“在下汪摘星,魏宅客卿。”
“我知道你,燕山几十个妖王都想着抓你过去当猎犬。”
“汪!”
狗子大怒,“什么妖魔鬼怪也想打这等主意,好大的胆子!”
“你狗爪之下,杀了多杀妖魔?狗嘴之下,又咬了多少鬼魅?”燕玄辛看着狗子,郑重道,“像你这样的灵犬,妖王斗富时,大多喜欢拿出来炫耀。”
“……”
一时间,狗子顿时察觉到了世界的参差。
大手摁在它的狗头上,搓了两下,这才听到魏昊安慰道:“你看,这就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小汪你这么优秀,引来多少偷狗贼的目光?”
“……”
狗子歪着脑袋,十分无语地看着魏昊,寻思着你有资格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样的话?
你已经不是木秀于林了,你那是一柱擎天!
也是,只要够强硬,怕你个什么东西南北风。
“现在我还信不过你,不过信任是一步步来的,你且先去给小白龙传个口信,就说我已经在江南左阳府,让他安心。”
“我不知道他住哪里。”
“呃……”
魏昊突然一愣,看了看狗子。
“君子,我也不知道啊。”
“……”
一人一狗直接无语,跟小白龙认识那么久了,居然只知道他是大潮州人士……
紫蘇筱筱 小說
悲哀,悲哀啊!
燕玄辛也是被惊到了:“你们不是朋友吗?!”
“朋友不问出处……”
“……”
燕玄辛粉面含霜,很是无语,但还是无奈道:“他是龙族,又姓白,找一找还是能找到的。”
“那就辛苦你一趟。”
这次是真的尴尬了,原本就是想着冲就完事儿了,但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居然不知道白辰住哪儿。
不过也不完全怪魏昊,当时在枯骨山,小白龙话都不让说完,直接就跳江赶路说是要回家保护妹妹。
根本就没给魏昊问的机会。
燕玄辛虽然有那么一瞬间觉得魏昊可能不那么靠谱,但一想到更不靠谱的家中兄弟,还有燕山那群没志气的妖怪,两相比较,还是魏昊这里能学着点东西。
回燕山,估计要不了多久,她都要跟着去学怎么吃个人肉包子。
有了这黑历史,估计魏大象一个照面,就把她打成瘟鸡。
凡事还是要权衡,燕玄辛打定了主意,振翅高飞,化作一只黑色小鸟儿,奔着江北去了。
大巢州虽然在江北,但离大江还有几十里路,飞往州城的路上,指不定还有什么风险。
所以燕玄辛直冲云霄,等入了云层,这才借着云彩遮掩,直飞大巢州。
一路北飞,燕玄辛本以为就是传个口信,能有什么难的。
结果刚到大江中央,上空竟然起了一道劲风。
这风并不简单,里面竟然蕴含煞气,燕玄辛虽说走南闯北,又是燕山火部之后,可也认不得这煞气到底是个什么,只觉得浑身疼痛,宛若刀割。
“可恶,来的时候好好的,怎么这里江面会有煞气!”
煞气如刀,那就很不简单,必是有天地之间的势力在布置。
或是阵法,或是天条,总之不是天庭降法旨,就是陆地神仙显神通。
“这煞气真是头疼!”
唧唧轻叫,小鸟儿痛得厉害,便想回到江南去,只是一想这样回去,岂不是被魏昊小瞧了?
一咬牙,竟是快速拔升高度,直冲更高天穹。
以往因为国运镇压,天穹之上只有无尽的剑气在纵横,使得振翅不能飞至尽头,但是现在,却是大不一样,能够飞得极高。
“我便不信了!!”
燕玄辛以往都是振翅三十仞飞行,唯有执行任务时,才会高飞千仞,可这会子,已经拔升五千仞,居然还有煞气。
她顿时泄了气,觉得这等麻烦事情,不若绕道。
于是往东飞了七八十里,直接离开了大巢州、左阳府的范围,再过大江,发现居然可以了。
心中一喜,暗道自己果然还是办事可以的。
只是没想到刚过了大江,竟然遇到了一座山。
“这里什么时候有山的?!”
燕玄辛来过大巢州,她从来只知道大巢州地势低洼、沃土千里,从来没有大山阻隔的。
定睛看去,只见这座山模样古怪,好似一个巨爪,牢牢地控住了大巢州东方的去路。
“可恶!我再绕道就是!”
那巨爪也似的大山,绝对有问题。
燕玄辛再度振翅,她这会儿都觉得累到不行,只想歇一歇,勉强又飞了七八十里,绕道大巢州之北,抬头一看,彻底抓狂:“我的天!今天是个甚么日子!东边来了一座山,北边也来一座山?!”
两座山看似中间有缝隙,可以通过,可是其中的煞气,只怕比山还要恐怖。
累到不行的燕玄辛赶紧找了个地方歇歇脚,气喘吁吁,半天缓不过来,她犹自不服气:“我便不信了,魏赤侠能做到的,我凭什么不能做到!”
她可是听说过魏昊护送一只田螺去东海的,一路斩妖除魔,比飞来飞去不知道艰难多少。
前头又看到魏昊过五关败六将,更是威风无比,这等气势,若是学个十之一二,她在家中也是一等英雌,那几个哥哥还敢拿腔拿调摆资格?
再飞!!
吞了一颗丹药,补充了气力,燕玄辛便不信了,这大巢州难不成是被人锁了关了封了镇了不成?!
想象着魏昊的气势,虽然不敢自比,但那种神韵,却是让她向往,不由自主地学了起来。
再度绕道,由南向东,由东向北,由北向西……
宛若黑色流星,这一次燕玄辛飞得又快又高,只是一百一十里之后,“嚓”的一声,她竟然一头撞入了雷电之中,随后被电了个七荤八素、劈了个神魂颠倒,一头栽倒坠落,当场摔得昏迷过去。
等醒过来时,燕玄辛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已经废了,一张嘴,竟然冒出一道黑烟。
这时候她已经怕了,萌生退意。
以往遭遇挫折,她便是如此,逃避了就行。
可这一回,也不知道怎地,竟是有了越战越勇的气势。
明明伤痕累累,竟然犹自高飞。
“再来!!”
一声啼鸣,燕玄辛又一次振翅高飞,顶着风雨雷电,于其中翱翔。
这一次,她再度看到了一座山。
依然是宛若巨爪,不过是扼守着大巢州的西部。
“我的天,这是大祸临头了!”
当下燕玄辛心神不宁起来,她知道,自己看到了了不得的大事。
只见风雨雷电都很不简单,风是凛冽大风、雨是瓢泼大雨,那雷电更是凶狠,决计不是简单的自然雷音闪电。
抬头看去,云层中多了不知道多少虚影,又有神兽在其中翻滚。
那都不是真实,而是天庭行事的投影。
天条既出,人间必有变化。
沧海桑田,行云布雨,天庭有司也是照章办事。
那些个虚影稍微看一眼,便知道都是天兵天将的模样,只是并不真切,投影而已,但即便只是投影,还是有“人仙”手段。
敲鼓鼓声如雷,击镲镲放闪电!
整个大巢州四方封锁,天有不测风云!
燕玄辛彻底怕了,这等天威,如何能应对?便是魏昊,只怕也扛不住。
只是这时候,燕玄辛猛然又想起魏昊行事时的神威,于进退两难之际,竟然做出了一个极为反常的举动。
黑雾散去,双翅尽力,任由风吹雨打,一只小小的家燕,在天威之中翻飞。
一道道雷霆在身旁炸裂,一颗颗雨滴连绵拍打。
那妖魔最为恐惧的天雷,吓得鸟儿瑟瑟发抖,但燕玄辛为了抵抗这种恐惧,竟然不断地想象着魏昊形象。
唯有如此,她便能觉得自己能够和魏昊一般勇敢。
刹那,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你的志气,我感觉到了。”
不是魏昊,还能是谁?
远在左阳府的魏昊,也是相当的奇怪,他怎么都没想到,一只家燕居然意志坚定到跟他通神。
这一刻,家燕本来缺少的勇气,便是他魏昊的勇气。
燕玄辛浑身都充满了气力,尽力飞行,那雨水宛若水帘,而燕子的翅膀,却是将水帘划开,水雾迸发,气势如虹!
“我不怕——”
见魏昊时说出来的三个字,这时候喊出来,竟是更加底气十足。
下一刻,魏昊跟燕玄辛的通神中断,燕玄辛只觉得感悟到了前所未有的斗志,而魏昊还在左阳府发愣,奇怪地问汪摘星:“小汪,刚才我居然感受到了燕玄辛的斗志。”
“哇,君子,她只怕就差一张聘书了。”
“怎么说?”
“就好比君子要学我的天赋神通,聘书一到,天地可鉴,邦国认可,君子学来丝滑无比。那鸟妖也是类似,只是更像是从君子这里学到了东西。”
“你这话说的,难不成,你就没从我身上学到东西?”
“何止学到,如今的我,都快跟君子一般性情……”
狗子一脸委屈,嘴上抱怨,心中更是害怕,现在的它,真是越来越大逆不道了。
认识魏昊以前,它就是麒麟书院捉个老鼠而已;认识魏昊之后,别说老鼠了,大鬼也咬死给人看。
水里火里去得,万军之中更是去得。
它这魏家客卿经历,比它老父亲的半生沉浮都要刺激。
“跟我一般性情,有什么不好的?!”
怒搓狗头!!
狗子顿时抱怨道:“痛快是痛快,可要是实力不济,定然早夭。之前君子还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呢。”
“你要是个擎天柱,怕个屁的风。”
“……”
狗子怀疑自家君子能窥视内心的,它之前就是心里头这么编排的魏昊。
“要有打倒一切害人虫的决心,那就不必怕什么木秀于林。”
言罢,魏昊突然想起来一事,抚摸着狗子后颈说道,“小汪,你可知道当初我答应白公子,说要赠一首诗吗?”
“白公子才不要什么‘封侯非我意’,他特别想封侯,最好封个五方侯。”
“我正想说个长志气的诗句呢,你扯什么封侯。”
试着做当地偶像的普通女高中生
“白公子天天叫着劫数劫数,倒是的确应该涨涨志气,好好的一条龙,还不如我这只狗。”
“……”
被狗子这么一打岔,魏昊陡然就不想说那句诗了。
此刻也感应不到燕玄辛,但是之前通神有感,他知道燕玄辛当真是在跟风雨雷电搏击,如此勇气,非等闲女流。
妖魔最是畏惧天威雷法,她能这样坚决,可称大无畏。
江面风波诡谲,魏昊定睛看去,只觉得这里变化莫测,舟船一旦入内,必定倾覆粉碎。
今年的秋汛,怎会如此猛烈?
他本想着可能是妖魔作祟,但看过去并无妖气夹杂,就知道这是正常的天威。
“天威难测啊。”
一时间,竟是有些感慨。
而这光景,燕玄辛几乎就是咬紧牙关冲锋,她是这般弱小的一只鸟儿,本不该在此搏击天威,然而惊人的勇气让她发起了挑战。
又是一声啼鸣,燕子叫声竟然穿透了风雨雷电,越过煞气,越过大江,传到了左阳府。
“君子!”
“我听到了。”
魏昊大为震惊,这只鸟儿可真是了不起,本以为是个娇弱倔强的无知少女,现在看来,巾帼不让须眉!
“好!好!好!”
魏昊顿时大喜,抚掌赞道,“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
此言一出,燕玄辛于数百里外就像是身旁聆听,顿时发出了燕子轻快的叫声。
那拍打在身上的风雨,陡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耳边炸裂雷声电光,也不过是天地间的噪音罢了。
我非鸿鹄大鹏鸟,敢同天公试比高!
勇气陡增的燕玄辛,用尽最后一点气力,一头冲破了雨帘,刹那天地宽,头顶艳阳照!
她终于,冲破重重风云雷电,进入了大巢州境内!
“原来,风雨雷电也就如此……”
话音刚落,燕玄辛一头栽倒,飘来荡去,没入一户普通人家的房檐中。
=====
PS:实在是没空码字,只能利用碎片时间快速写一些,然后尽量够数了发出来。
PS2:最近各方面压力都太大,水友群可能最近两个月都不会怎么冒泡,还请水友们多多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