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武之極:執掌輪迴討論-第二百二十九章:爭奪大戰熱推

武之極:執掌輪迴
小說推薦武之極:執掌輪迴武之极:执掌轮回
“二十七万,还有人能出更高的价钱吗?”拍卖师内心激动不已,大声呐喊着。
“这谢刘覃三家开始较真了,有好戏看咯。”
“真羡慕这三个家伙,一出生就成为了我们仰望的存在。”
“刘家可是他们当中财力最雄厚的,其他两家可能比拼不过。”
“那也不一定吧,三家的实力一直都很平衡,只能说旗鼓相当吧,就看谁比较舍得吧!”
听到周围的人都在讨论着这三个富二代,秦天啧啧两声。
抬头看向二楼那三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少爷公子哥,看着他们互相竞争的样子也是一种享受“这几个家伙还真是富得流油啊,一个比一个还要厉害。”
二十多万金锭绝对是一个小家族的全部资产,能舍得出起这个钱的恐怕也只有三大家族了。
覃錫咬了咬牙,喊道“三十万。”
这个价格已经超出了之前的预算,来之前覃琛和覃錫两父子断定三十万金锭以内就能拍下飞行武技,可实际情况已经开始超出他们的所有预想。
没想到刘一刀为了这儿子是如此的舍得,再继续竞价恐怕价格还要翻一番,这鹬蚌相争最终得利的还是渔翁。
刘伯然不以为意,继续出价喊道“三十一万。”
“刘一刀,你还真想与我在这里继续僵持吗?我们拼的两败俱伤到时候只会便宜白老七,倒不如你将这飞行武技让于我,事后必定有所酬谢,如果以后还有飞行武技,我一定全力支持你拍下,你看如何?”
看着刘家势在必得的决心,覃琛皱起了眉头,看向那一脸淡定神情悠哉的刘一刀,覃琛的话用神识传递给了他。
刘一刀脑海里响起了覃琛的声音,两人隔空四目相对以后,刘一刀也是把话用神识传了过去“实在对不住呀老兄,明天就是我儿的生辰,我可是答应过他把这飞行武技做为礼物送给他的,做为父亲的应该言而有信,还希望你能够体谅一个做父亲的苦衷啊,只要你能够成全我这次,以后拍卖会的好东西你只管开口,我一定不会跟你去争抢,你看如何?”
覃琛脸色铁青的难看,撇过头不再看刘一刀,这分明就是他的一个借口,说什么生辰的礼物全是骗人的鬼话,错过了这次谁知道以后拍卖会还有没有飞行武技拍卖。
谢铭脸一拉猛地站了起来喊道“三十三万!”
站在谢铭身后的天叔大吃了一惊,小声提醒道“少爷,这次出来老爷只给了三十万锭金子,您开出这个价格可是已经超过了。”
谢铭心情不悦,淡淡的说道“我心里面有数。”
看着这纨绔子弟如此争强好胜,而且现在正在气头上,天叔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说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亦然又站回了后面。
天叔怎么说都是一名武灵强者,可在谢家他却只是一名贴身仆从,再怎么样他也摆脱不了下人的标签。
谢铭平日里的零花钱也不少,这么多年下来也算有点积蓄,要拿出十万八万的并不是什么难事。
只要能让覃錫和刘伯然吃瘪,即便全部花完他也乐意的很,况且他也是真的需要那飞行武技。
“你真的打算和我杠上了?”刘伯然恶狠狠的看向谢铭,咬牙切齿的问道。
我有一块属性板 易子七
看着刘伯然生气的模样,谢铭心中平衡了许多,笑着说道“大家都是公平竞争罢了,要是刘兄觉得这个价钱难以承受大可以不再竞价,何必大动肝火呢。”
“哼,我看你也就这点能耐。”说完,刘伯然高举着手喊道“三十五万。”
“三十七万……”谢铭不甘示弱的喊道
两人的争锋相让拍卖师笑得合不拢嘴,而一楼的人也是兴致勃勃的观望着,这种价格已经超出了他们所能承受的范围。
“四十万。”刘伯然咬着牙喊道,他心里面比谁都清楚这个数字的价值,即便是自家产业颇多,想要赚回这四十万锭金子也是要有一些时日的。
看了一眼谢铭脸色慢慢变成铁青,刘伯然就知道这个价格已经是对方的底线了,这么一来飞行武技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刘伯然不自觉的露出胜利者的笑容,还没等他高兴多久,坐在不远处的覃錫高喊道“四十一万!”
刘伯然差点没气的当场暴走,可这地方和别的地方不同,在这里撒野可是要遭殃的,白七爷的威名远播,三大家族都不敢随便得罪他。
“刘兄对不住了,这飞行武技对我十分重要,今天无论如何我也不能轻易放手的。”覃錫嘴角一勾说道
“看来在这里也只有你能和我较量一下了,只是你永远也没有希望,这飞行武技只能是属于我刘伯然的!”刘伯然再次举着手喊道“四十二万!”
两人谁也不肯让谁,价格一路直线飙升僵持不下。
而谢铭已经彻底的败下了阵没有了任何希望,如果有他的父亲在这里鼎力支持他,或许还能对这两人叫板,可惜现在竞拍的价格远远超出了他的父亲给的数量。
无奈之下只能静坐在那看着这两人尽情的上演一场争夺‘大战’。
“五十五万。”刘伯然气的暴跳如雷,不管他如何加价那阻挡不住覃錫的尾随,真的令他懊恼不已。
刘一刀脸上开始有了变化,不再像刚刚那么的悠闲淡定了。
五十五万的高价已经超出了飞行武技应有的价值。
虽说它有价无市,可做为一名武灵修炼者也不是非需要这种武技不可。
当然了,有总好过没有,刘家家大业大,高手众多,刘伯然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安全得很。
这飞行武技在某个方面确实能提高修炼者的战斗水平和生命的保障,要是这个价值超出了一定的范围,那么重新考量是有这个必要的。
“五十六万!”
当覃錫喊出这个价格以后,他父亲覃琛的大手暗中悄无声息的拍了拍他的手背。
覃錫看向自己的父亲,四目交汇间所传递的消息估计也只有这两父子心里面清楚了。